自鴉片戰爭.中國就廢喽.......多少多少年.但呼麻在荷蘭好像合法.也沒考證是否道聽途說

中國近代百年苦難.也非高行健寫的完.但用你.我.他當主詞.寫靈山.不小心你也進入靈山.

我也跟著文字的音律.被放逐山林野地.與他相遇.不用左轉右轉.而每個時代都有你.我.他.

但誰又是誰.生與死都令人發狂.但經歷這人間地獄的靈魂還能如此清澈見底.輕描淡寫...

當代中國的藝術極品.總是粹煉.在螞蟻雄兵的人世間.誰的苦難少過誰?

寫苦難.用放大鏡.顯微鏡.天文觀測鏡.的確藝術家的創作很難逃離自身的自戀與自憐

一但超越自戀與自憐.生命就有靜觀禪意.....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airydream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